纽扣小说网提供完整版墓葬全文供书友免费在线阅读
纽扣小说网
纽扣小说网 热门小说 现代文学 玄幻小说 军事小说 综合其它 灵异小说 网游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小说排行榜 伦理小说 科幻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武侠小说 幽默笑话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清霜如月 色卻江湖 家里家外 红绿江湖 年后突破 父女情深 乡下舂天 流氓老师 美滟岳母 田野花香 丝袜舅母 女人如雾
纽扣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墓葬  作者:AnTico 书号:26677  时间:2020/6/24  字数:5457 
上一章   ‮章12第‬    下一章 ( → )
 梁宾起初还是有点疑神疑鬼的,顾穆觉得有点好笑,当然,他不可能像王海洋那样肆无忌惮,只能安慰梁宾,让他放轻松点,他也清楚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很难体会那种感觉,而且生生死死,不如最后关头,谁又愿意死呢。

  王海洋也不知道天天在忙什么,每天都是早出晚归,顾穆问他,他又不说,只是神秘的笑,晚上回了家,如果早就拿着盒子里的图去找老爷子聊天,顾穆对这些不是很有兴趣,虽然他对墓葬的知识很有兴趣。

  “穆哥,你真不够意思,听梁宾说你都回来两个月了,怎么都不跟我联系?”对方带着笑意的声音表示他并没有生气。

  顾穆抿着嘴笑了笑,张齐变化不是很大,毕竟那年他走的时候,张齐也是15岁,基本上已经张成型了,只是骨架和轮廓变的硬朗了一些,但是皮相还是没变化,以前那个漂亮的男孩变的英俊了不少。

  “回来之后就被梁宾拉去办点事情,一直拖到现在才有时间跟你们聚聚。”顾穆说,已经上学三天了,前几天因为不太了解学校的课程和制度,所以顾穆都很规矩,今天放了学梁宾就说遇见张齐,非要大家一起聚聚,顾穆也几年没见过张齐,当然很乐意。

  只是没想到,张齐的女朋友也来了,是个很漂亮的女生,感的脸蛋,高挑的身材,站在张齐身边丝毫不显得逊,顾穆只是稍微看了一看,毕竟在他眼里,张齐要比这女人耀眼的多了。

  “我真没想到你爸会让你上考古系,呵呵。”张齐笑。

  确实,按照他爸的脾气是不可能同意的,但是有老爷子在上面顶着,一切都变的有可能“我也没想过你会跑去学经济。”

  张齐有点愣“啊…其实是娜娜喜爱,我觉得也是,我对当兵没什么感觉,不如出来之后自己办公司,我家老头也没意见,自己当老板,总比给别人打工强。”

  顾穆点头,却没再说别的,只是觉得心理闷闷的,有点堵的慌,比知道曲靖已经消失更加的难受。

  梁宾看他们两个怪怪的,感激岔开话题“赶紧吃饭,一会凉了,我说小齐,到时候要是干砸了,可千万别跟我们哭鼻子啊。”说完梁宾就大笑起来。

  张齐被他嘲笑的有点脸红,闷闷的嘟囔“我不会在你面前哭的。”

  梁宾差点冷哼出来,这小子确实不会在他面前哭,他只会在顾穆面前哭,只要他一委屈,顾穆就跟人家玩命,当别人都是傻B不知道是怎么的?梁宾打心理瞧不上张齐这种娇弱的公子哥,虽然大家的身份都差不多,但是梁宾觉得在本质上,差的太远了,所以他跟顾穆玩的来,而张齐,他是能远就远。

  “考古系好玩吗?现在选这个很少呢。”说话的是张齐的女朋友,叫王朝娜。

  顾穆吃了口菜“就那样吧,我们这些学生是不能去考察的,都是在学校里学那些东西,老师都是带研究生去考察,不过我们考研的几率要大很多。”

  “是么,那多没意思啊。”女人的声音显得有些遗憾。

  顾穆也觉得有些遗憾,但是想想,要学的东西很多,像那些遗址之类的,如果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能看出个,而且搞不好还会给损坏了,更不要说是那些还没被发掘出来的了。

  下了一个公子高的墓,就让顾穆知道,他欠缺的东西太多了,而且也明白了墓葬的博大深,没有什么东西是亘古不变的。

  吃完饭本来张齐还说去KTV,但是顾穆却没什么心情,就不去了,梁宾听说小张要请客就去了,顾穆看出张齐有点失望,假装没看见就走了。

  坐地铁回了家,结果才到路口就看见王海洋和几个人拉拉扯扯的,顾穆一看就琢磨这不是打架呢吧?赶紧就冲过去把王海洋拉到身后。

  看着眼前的男人已经气的脸通红,就猜肯定是王海洋又干坏事了,再看旁边停这辆林肯加长,就有点懂了,王海洋肯定又碰瓷去了。

  “不好意思,这是我朋友,有什么事好好说。”顾穆护着王海洋,跟老母护崽子似的,结果眼前那男人眼睛里的火更旺了,就差直接把顾穆给烧了。

  这男人长的非常不错,一看就属于是商业行人才,重点是个头比顾穆还高一点,在气势上就把他们下去了,后面跟着的也不知道是秘书还是什么人,反正有派的,顾穆就暗暗郁闷,王海洋怎么惹到这号人了。

  “你失踪这阵子就跟这小子在一块?”男人问,眼睛死瞪着王海洋。顾穆一听不对啊,原来人家两个认识?

  王海洋在顾穆身后打了个哈欠,然后出来,拍了拍顾穆的肩膀“好样的,他这德行都没把你吓到。”顾穆默默流泪,谁说没吓到,虽然这人皮相不错,但是这眼神特忒吓人了吧,接着又对那男人说“你至于么,我不就拿了你十万块钱,你还想追我一辈子?”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钱的事!你别在我面前打马虎眼!”男人突然伸手拽住王海洋的胳膊,王海洋被他拽的直皱眉。

  “那你怎么着?我养了你十年,你觉得你连这十万都不值?”王海洋问,目光阴冷的看着对方,然后伸手把对方拽着他的手拿掉,接着冷笑“别忘了这招是谁教你的,想用它对付我,你还是了点。”

  男人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沉着脸跟王海洋对峙,顾穆在旁边也不知道改说什么,当然,他不说是对的,他隐约觉得…这是人家的家事,他管不得。

  “跟我走。”过了许久,还是男人先妥协。

  王海洋切了一声,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脸说“去哪儿啊?小吴朋友,那是你的家,我四海为家,咱们不是一路的,我也不用你念我的情,我不是从你那拿了十万么,看你这不情不愿的德行,我就还你,你要是方便就把银行帐号给我,我明天就打给你。”

  “王先生,我们吴总没这意思。”一听到他这话,倒是那人身后的人先说话了。

  “别别,钱是要还的,不是有那么句话么,亲兄弟还要明算帐呢。”王海洋说。

  男人瞪了他半天,转身上车,说了句“走。”他身后那两个,也赶紧上了车。

  看着车打火,王海洋突然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对着车说了句“钱可是你不要的,你可别后悔,以后千万别来找我了,你个麻烦鬼。”

  这时候车已经开出去了一段,突然就停了,接着车门打开,男人从上面下来,顾穆看这架势,还以为是要来揍王海洋呢,结果对方的举动让顾穆当场石化。

  “姓王的,你这个老妖,恋童癖!”那嗓子叫个响,吼完之后上了车,那车一溜烟就没了影。

  留下顾穆在那石化,王海洋在那“噗!”狂口水。

  之后顾穆觉得有点纳闷,就问起王海洋这是怎么回事,再着说,他也觉得那男人对王海洋不一般,谁都知道,越是有身份的人就越是注重身份,那男人能被王海洋气的连形象都没了,可想这渊源得多深了…

  王海洋跟他打哈哈,问了半天基本上什么都没问出来,就让顾穆以后见了他离他远点就行,还说那人以前被狗咬过,有狂犬病…

  王海洋在北京也没老实过,总是到处跑,后来顾穆才知道,他是想手从公子墓里拿出来的陪葬品,但是那东西懂行的人轻易都不敢收,尤其是北京,碰到不懂行的又卖不上什么价,最后王海洋干脆又坐车去了四川,结束了他在北京游的日子。

  顾穆这边也算是进入了正轨,上课有了半个月,梁宾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每天跟顾穆勾肩搭背的什么都说,以前也说过他们这介的学生少,所以老师记人记的特清楚,虽然顾穆是转来的,但也难逃老师的法眼,逃课什么的你就做梦去吧。

  “今天把你们两个叫过来,是有件事要告诉你们。”刚刚结束了课程,老师就把顾穆和梁宾两个人叫了过来,本来顾穆还纳闷老师怎么会叫到他头上。

  “老师,不是经费又紧张了吧。”粱宾嬉皮笑脸的拿着钢笔转来转去。

  老师倒是没反驳“这次的课题不在学校考虑的范围之内,所以经费得咱们自己找,本来你们大学部的是不允许去参加野外考察的,不过凡是都有个例外嘛,学校对咱们这块管的并不严…”

  梁宾听着听着就听不下去了,虽然说要尊师重道,BUT…不要这么罗嗦吧“老师,我们懂的,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们找赞助?”

  拉赞助在学校里也是经常有的事,几乎每个系都会有,像他们考古系,国家虽然会给学校拨经费,让他们去做一些考察,但是这些钱都是有固定用处的,不是每个课题学校都会同意,而且一些课题的经费,都是好几个学校一起去竞争,能落到谁家手里,就得靠本事了。

  至于那些拿不到经费的,有些是老师自己出钱,带着学生去做,更多的是学生出去拉赞助。顾穆不懂这些,所以听着奇怪的。

  “恩,梁宾在这介学生里是资质最好的,顾穆嘛。”说着看向顾穆“梁宾跟我提过你,可造之才,所以我才把你们两个叫过来,这件事你们也得保密,别出去,影响不好。”

  “那老师就拿出来吧。”梁宾嘿嘿的笑,眼睛直盯着老师看,顾穆正纳闷梁宾说什么,就看见老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红布包,包的那叫个精细,那块红布也是块上好的绸子面。

  “就你小子。”老师倒也不生气,把东西放在桌子上,一层层的拨开,等出里面的东西,顾穆跟梁宾都是一惊,梁宾嘴角挂着的笑都僵住了,顾穆也是一时没回过神。老师还在那讲呢“这东西不瞒你们说,是我的一个朋友从外地回来倒手到我这的,我一眼就认出是个宝贝。”

  顾穆和梁宾对视一眼,看来谁都认出这是个什么了“老师…这东西年头可长了。”梁宾口水说。

  老师赞许的点点头“确实,我估算这是战国时期的东西,但这玉貔貅确是秦朝才盛行的。”

  这小红布上的东西,正和他们带回来的那个一模一样,是雕纹宝盒的钥匙,但是也有一点不同,顾穆仔细看了一下,这玉似乎不是纯玉,在这块玉的内部,有着不是太明显的一抹红,像血一样。顾穆不免想,难道这跟公子高又有什么关系?

  “这次的地点我都已经问好了,只要经费筹备齐,咱们就能出去,因为这东西的原因,不可能带很多人去,所以你们要好好把握啊。”老师说的语重心长。

  两个人从教学楼里出来,外面的太阳虽然还挂的很高,但总觉得冷,老师想筹备经费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要是找到了什么未发掘的墓,很有可能就一举成名了,而且这个经费的范围有多少,也很难说。

  梁宾对这些都很在行,其实根本用不了多少钱,几万块就够了,如果出去的学生多,大家平坦一下也是可以的,学这个系的,家里都不是穷人家,根本不在乎那几个钱,但现在问题摆在他们两个面前了,这次,他们是去还是不去。

  梁宾对曲靖的事还心有余悸,看见那玉貔貅他就有点菜了,顾穆倒是一下子就想到了曲靖,而且脑袋里还闪过很多的东西,弄的他头又开始疼了,自从上次从公子高墓出来,他就经常会想起一些事情,但那些事都不是他的记忆,他就觉得是跟公子高尸体对视之后造成的,所以他脑袋里闪过的,应该是公子高的东西。

  两个人这两天就在琢磨是去还是不去的事,都拿不定主意,顾穆问过他家老爷子,老爷子的意思是让他自己拿主意,结果这一拖,张齐那边倒是先有了动静,他要去!

  “我说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你一个学经济的跟我们这些考古的折腾什么?”梁宾使劲的喝了口啤酒,只感觉那股凉气一下就进了肚子,那叫个凉。

  张齐抿了抿嘴“穆哥不是才回来么,我想大家好久没聚了就…”

  “就到墓里一起聚去?这你都想的出来?”梁宾打断他的话,用手啪啪的拍了两下张齐的后背,他也是不手软,张齐差点没叫他拍趴下,但是又敢怒不敢言,只拿眼瞧顾穆,平时顾穆护着他,但是梁宾他是不管的,只当是开笑。“我说张小齐啊。”

  “是张齐!”张齐怒的说了声。

  梁宾哈哈一笑“还不都一样,你现在可没小时候可爱了,说你两句还顶嘴。我跟你说,这考古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要是一弄不好,你就出不来了。”梁宾这是吓唬张齐呢,他知道张齐胆小,吓唬吓唬他也就改了主意。

  结果张齐倒好,一内小细脖“那我更得去了,况且我把钱都给你们老师了。”

  “多少钱?”这话是顾穆问的。

  “两万…”张齐答,接着就被顾穆的目光下的把脖子缩回去了。

  梁宾也是一口酒了出去“我靠,你真舍得啊,难怪能让你去呢,原来是靠钱打的门啊,这会老头子可捞到不少油水了。”

  张齐要去,顾穆也就得去,而且说白了,张齐就是因为顾穆才去的,这下可好,本来梁宾想不去的,现在也得跟着去,他们两就没拿多少钱,一个拿了3000,还不如张齐一个人的多呢。

  等他们把钱了,老师那脸都快乐开花了,拿出一个小本子,把他们的名字记上,又把钱也标记上,顾穆眼睛尖,一眼就看出那本子上的名字不对,马上问“老师,这个人是谁?”

  老师顺着手指一看,更乐了,名字后面是一个大大的5万“你说曲靖?他是我拉的赞助,他家里可是干这行的,本来他一个人的钱就够咱们用了,不过为了应急,大家拉的赞助也就一起收了,你们两都回去好好收拾收拾,后天咱们就出发,跟家里说清楚,别太担心了。”  WwW.NkOuXS.cOM 
上一章   墓葬   下一章 ( → )
《墓葬最新章节》是全本小说墓葬中的免费章节,纽扣小说网提供完整版《墓葬》全文供书友免费在线阅读。